黑塞哥维那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廿载徘徊我亦是行人 [复制链接]

1#

二十年目睹之自己的怪现状

(本文仔细阅读时长约7min)

十岁那年,父亲送我的生日礼物是一个地球仪。

他带我去了超市,停在了放文具用品的货柜前。

——“拿一个地球仪吧。”

——“为什么?”

——“今天你生日。”

——“我想要那个。”

我指着不远处的悠悠球。

——“都是在手里转动。悠悠球会让你很酷,而地球仪会让你看见世界。”

“看见世界”。多么简单的字眼,又是多么伟大的理想。

父亲送我这样一个礼物,是希望我开拓眼界,我也确实对其产生了兴趣,闲暇时刻经常去转动着地球仪观察上面的天南海北。

世界上名字最复杂的国家“波黑”的全称是“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还有一个和它名字一样长的国家叫做“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海参崴”的原名是“符拉迪沃斯托克”,阿根廷的首都是“布宜诺斯艾利斯”。

这些可能一辈子都无法抵达不了的天涯海角,被我摩挲在指尖,好像可以用心触摸到未知的领域。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想了很久没有想到合适的标题,

索性就用苏轼的词吧。

“‘我亦’是行人”,“我亦”也是我的QQID。

五年级的某一次作文大赛获奖,奖品是可挑选的书籍。我在奖品中斟酌许久,拿了一本中国国家地理系列的《中国最美的一百个古镇》。翻开书,江南水乡、北漠小镇、徽派建筑、民族聚落,都在我心里种下了不同色彩的花。

也是五年级,在那个暑假,父亲带着我跟着他单位的其他同事组成的旅行团,坐上了北上的海西号列车。“海西号”是特有的标志,是海峡西岸的福建直通首都北京的列车的专有名号,这意味着,我要去北京了。

父亲的目的很单纯,和那个地球仪一样,这趟旅途也是为了让我“看见世界”,看看只在课本里出现过的天安门、长城、颐和园和圆明园,看看只在电视里存在的故宫、鸟巢、北大清华。旅游本就是疲惫的,跟着旅游团更是不那么如意,对于旅途的细节我已经忘的差不多了,但背后的原因真的很让人暖心,但我记得因为好奇和贪玩,花了父亲不少钱和精力。

十年前的我俯瞰紫禁城

初中也很幸运,遇见了两位风格迥异但都教学有方的地理老师,其中一位还尘缘未断,成了我高一的班主任。从他们那里,我了解了更加广阔和丰富的世界。

直到学习高二生物之前,我一直认为地理、历史、生物是所有学科里最好玩的。因为它们更像是百科知识,为学生们铺开不同领域的世界,没有复杂的公式、没有夸张的记忆、没有死板的套路,你只是看着、听着故事,就在获取知识。每个学期初领课本发课本后,我一拿到手就迫不及待地把它们看完,也不管当前在上谁的课。毫不夸张地说,对于初中历史地理生物课本上的内容,我绝大部分能做到过目不忘:只看一两遍,能管用到期末考试。

四川有个资阳市,杭州有座紫阳山,阿富汗特产紫羊羔皮……行政区划分、历史沿革、旅游景点、名人特产,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对探索地理中任何有趣的知识都充满热情。即使是在初中那几年接触到了古风、网文和游戏这三样几乎改变我人生轨迹的光线,我也还是坚信自己会在地理上有所成就。

四年前的我站在西湖边

后来的故事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了。

那是一个直击我灵魂无数次的问题:“你地理历史那么好/你那么喜欢文科,为什么选了理科呢?”

高一接近尾声,所有人都不得不做出关于前程的重大抉择。我所在的一中,已经是当时全县最好的高中,但是长久以来发展重心和师资力量的倾斜,让文科相对理科而言缺乏竞争力。

“理科每年都有一两个清北,更是有几十个,而文科每年上的人一只手都数的过来。”“除了物理化学实在没天赋,或者真的很擅长政史地的人,我都建议你们选理。”这样那样的声音充斥着教室和放学的路,现状和环境不得不让所有人慎重深思。

出于对前途的考虑,我最终选择了可能擅长但并不是特别喜欢的理科。

其实直到高二的会考前的校模拟,也就是我人生里最后一次公布分数的历史地理考试,这两门课我还是拿了98,据说还是因为我们当地有文科试卷理论上不给满分的传统(不过政治只拿了80+)。

没有了历史地理课,物化生的学习仿佛总是不能让我集中注意力,于是我将精力转到了语文上(算了这段是后话且偏离主题,有时间另写吧)。

但我知道,当初没有选择地理和历史的原因,是选择理科才有更多去远方的机会,更多去探寻历史地理的机会。这是我从玄幻小说里学来的“破后而立”。

再后来,高中毕业去了苏杭,大学也一有时间和机会就到处乱跑。京城京韵、天津市井、临安初雨、苏州园林、三湘风土、桂林山水、洛阳牡丹、荆楚章台、羊城暑气……中国地图的各个板块被我不断解锁、点亮,装着记录游记诗词的背篓也逐渐充盈,对地理和历史的喜爱也逐渐和诗词、文博、音乐、摄影、汉服、徒步等糅杂在一起,不再是那么纯粹的知识的获取,更像是填充我人生经历的调色盘。

“读万卷书”,才能“行万里路”,古人诚不欺我。我感叹着当初做下的明智决定。

从18岁开始的智行的旅程记录。

其中去桂林的票是同学一起买的,

没有记录在上面。

但明智的决定并不一定是正确的,仍在求职的我深陷在“要脑子的直接排除,要技术的啥也不会,文案又差了点水平”的怪圈里。加之上篇推送提到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对我说了一句“理科生好找工作”,这种时候我还是不免想到那个问题:“你那么喜欢文科,为什么选了理科呢?”

其实我真的很好奇高中如果读文我现在会是怎么样子,不过我对平行宇宙的好奇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管是否存在世另我,每个决定的背后,命运都已经悄然换了模样,有的可能是微小变化,有的成了重大转折。就如同江水东逝,遇见多少奇崛峰峦,它怒吼着冲撞着,在不经意间改变了最初的流向,不知经历了几曲风波几折回澜,最终还是冲入大海。

那些难以察觉的变化,可能从文理选科表上交的时候开始,也可能追溯到北上的“海西号”列车启动,或者早在拆开地球仪包装的那一刻,就已经悄然发生了。

(完)

我是杞修,

这里是扶疏录,

我们云端见。

故人?新交?陌生人?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