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塞哥维那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新刊推荐余华三次感谢 [复制链接]

1#

原载于《上海文学》年第4期

你家房子上CNN新闻了

余华

年,中国的漓江出版社出版了伊沃·安德里奇的《桥·小姐》,收入在诺贝尔奖获奖作家丛书里,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以为这部伟大作品的书名就是《桥》。当时在书店里第一次看到这本书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以前看过的那部电影的原著,克尔瓦·瓦茨导演的电影《桥》和《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曾经在中国红极一时,我去电影院看了几遍。

去年,中国的上海文艺出版社重新出版了伊沃·安德里奇的作品,波斯尼亚三部曲——《德里纳河上的桥》《特拉夫尼克纪事》和《萨拉热窝女人》。我重读有了正确书名的《德里纳河上的桥》,另外两部是第一次阅读。

伊沃·安德里奇用平铺直叙的方式通向了波澜壮阔的叙述,他是这方面的大师。很多作家在叙述的时候都会在重要的部分多写,不重要的部分少写,伊沃·安德里奇不是这样,他在描写事物、人物和景物时的笔墨相对均匀,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是重要的,也没有什么是不重要的,只有值得去写和不值得去写,他写下的都是值得的。我们不会在他的书中读到刻意的渲染和费力的铺张,他的叙述对所有的描写对象一视同仁,没有亲疏远近之分,又是那么安静自然,犹如河水流淌风吹树响。用这样的方式写下不朽之作的作家不多,伊沃·安德里奇是其中的一个,如果再去寻找,托马斯·曼可能也是其中的一个。因为笔墨相对均匀的叙述是坦诚的,是很难用技巧来掩饰缺陷的,这样的叙述可以说是最大限度挑战了作者的洞察力。《德里纳河上的桥》是这方面的典范,这部小说的时间跨度有四百多年,涉及了几十个不同历史时期的人物,这样的题材让很多作家望而生畏,可是在伊沃·安德里奇这里却是轻松自如。他叙述的时候,什么地方选择什么样的故事和人物真是恰到好处,令人赞叹,他写下了一个个生动的场景和人物,这些场景这些人物如同一叶见秋,既表现了各自活生生的命运,又命名了岁月的动荡和历史的变迁。他没有参考编年史这种过于兢兢业业而显得笨拙的方式,虽然这四百多年里出现了众多重大历史事件,但是他的写作不是举重比赛,倒是有点像跳高和跳远,然而最终呈现出来的却是文学史上难得的沉重之作。

伊沃·安德里奇对他笔下的人物、事物和景物一视同仁,这是他的叙述立场。如果不去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